想起了钟增亚--文心画境之十二(叶梦)

    发布时间:2009-04-24 16:49:47  来源:  作者:叶梦  点击数:

        前些天到湖南画院看院展,走在画院的走廊上,突然想起钟增亚。仿佛推开门,依然可以看到钟增亚画室的高朋满座,钟增亚一手拿着画笔,一手拿着烟,一边谈笑风生作画。画院的走廊静静地,斯人已去,场景依旧……
      气场很强的人,即使逝去也让人感觉他的存在。钟增亚就是这样的人。仿佛湖南画院依然有这样一个梁柱支撑着。一个建筑物一个文化标志物都依赖着标志性的人物的存在。人虽然走了,他的作品依然在很多地方挂着,他的影响还在,作为一个有成就的艺术家,他的艺术融人物山水花鸟于一体,集书画诗于一身。以其卓越的艺术成就影响奠定在中国书画届的地位与影响。
      作为湖南画院的创办者、院长。作为一个在全国有影响的中国画家,对于湖南美术界湖南画院,他的逝去对于湖南美术界是巨大损失。
      这一切,当钟增亚在世的时候我们并没有对他足够的了解,直到看了他的遗作展以及速写集子后,才发现我对钟增亚确实不太了解。作为一个中国画人物画家,钟增亚的路数很广,他留下的大量的作品证明,他的塑造人物的功夫非常了得。
      钟增亚在创作上是非常严肃的,他的才情不只在水墨人物,他的山水花鸟都特别棒。特别是他的速写,从质量到数量在中国画坛都是少见的。无论在哪里,他都带着速写本,他的速写比创作更加自由,更加体现他的风格和才情。我多次拜读他的速写集,感慨万千。他对笔下人物把握到位,用极为简练的线条勾勒出人物的不同个性,抓住特点,达到了一般艺术家难以抵达的高度,其中的不少题款不乏诙谐幽默。
      钟增亚骨子里是一个率性的艺术家,放浪形骸是他自由的一种状态。我认识他多年,从来不开口求画,但是,我看到他画室里挂着自己书法的一个斗方“放浪形骸”四个字,及其自由潇洒,代表了他的真实的艺术状态和高度。我忍不住就请他为我写下这几个字。
      回首钟增亚创作几十年的大量的作品,人物山水书法无一不精。钟增亚还是一个杂家,早年画过大幅油画和宣传画,连环画《芙蓉镇》还得过奖。他把中西方绘画融合在一起,超越传统中国画的表现,他的路子的宽广是人所不及的。
      他是南中国学院派里最有代表性的人物,素描速写书法得到了最扎实的训练,当年在广州美院的素描训练,能把鼻子的36个面准确地画出来。但是近年来有人质疑学院派训练,乃至垢病于美院教学。对钟增亚的评论带有这样的色彩。平心而论,这是不公正的。不管钟增亚是否属于学院派,我们都得用作品说话,钟增亚的成就是一个特别的案例。钟增亚的功夫得益于学院派的训练,他的扎实的素描速写功底为他后来创作中国人物画抵达了一种高度。他创造的人物之多,笔墨多变,达到了一个画家毕生创造人物谱系最大的宽度。钟增亚不是墨守成规的学院派,他的得失成败不要以学院派说事。对于个体的画家,我们要做的就是浏览他一生的作品,钟增亚一生的作品足以征服我们。
      钟增亚在1999年出版画册时曾经说:“这本画册是我艺术新长征的起点。作为画家,能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心态,热爱生活、兴趣广泛。我的情绪经常处于冲动之中,有一股强烈的创作欲望,犹如一座进入活动期的火山,其热量在积累数十年之后,喷发才刚刚开始,对我自己的后半生充满希望。”
    但是火山在爆发前骤然熄灭。让一个正在走入一种辉煌的境界的画家的生命嘎然而止。这不能让我们不扼腕叹息。
      在我的记忆中最后见到钟增亚有这样几个场面:
      2001年12月22日在人民大会堂作代会文代会闭幕式晚会上,钟增亚与刘大为、杨力舟等十位画家现场合作的大幅中国画《盛世春光图》,为中国美术界的礼品赠送大会。当时,我在会场遥看远处作画的钟增亚,真为他高兴。能够在文代会作代会上现场作画的中国画家,本身就是业内的一种权威评价。
      2001 年12月的某天,我去拜访钟增亚,与他弟子在九所为他六十一岁的生日补办一个庆生宴。人不多,就一个大圆桌。席间还提及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文代会现场作画的细节。
      2002年元旦,钟增亚应邀在我的速写本画了自画像。他题写:“雨过天晴柳暗花又明,花甲之后更风神”
      没有想到当年的9月19日他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已故的钟增亚没有进入市场炒作,他走了7个年头了。但是他的笔墨长留在天地之间。
      钟增亚是湖南的骄傲。
      今年年初在湖南的大型拍卖会上成交的作品价格,局部地体现了钟增亚艺术的价值。市场认同与艺术界评价开始同步。
      钟增亚他没有离开,他在另外一个世界里微笑地看着我们这个浮躁的世界。(叶梦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