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青山多妩媚 (刘高平/文)

    发布时间:2009-10-11 16:50:26  来源:  作者:  点击数:

                              我看青山多妩媚 
                                                 ——续翔访谈录 

         前不久,续翔的水墨画展在衡阳市古玩文化市场起云阁艺术馆拉开了帷幕,这是该馆自建馆以来首次为衡阳本土实力派画家成功举办的个展。即日上午,“续翔水墨画研讨会”也成功举行。参加研讨会以及观看展览的的艺术同道和爱好者们和热心人士给与了续翔水墨画展的高度评价和热情肯定。(研讨会座谈纪要见另文) 
         毋庸置疑,续翔是个早秀的油画家。在而立之年,凭借实力杀入中国美术的最高学府——中央美院举办个人油画展,让艺术界对他刮目相看。 
         今年春节后,续翔拿起了“唯其软而奇怪生焉”的毛笔,关起门来弄起了水墨画。仅仅八个月的时间,能在“笔、墨、纸、点、线、面”上取得如此大的成就,大都感到惊讶,至于像我们这样的外行则更“看不懂”。 
         于是,就有了如下的访谈: 
         刘高平(以下简称刘):续翔老弟,要耽误你点时间,向你讨教一些问题。 
         续翔(以下简称续): 自己兄弟,莫讲客气。 
         刘:在你以前出的“水墨画”小册子封二介绍你是:“1963年出生于山东文登,湖南衡阳人”。我有些搞不懂,你的祖籍是我们衡阳咯还是山东咯? 
         续:我是地地道道的衡阳县人。 
         老家就是衡阳县石市乡的,祖祖辈辈都是农民。我父亲在1950年抗美援朝时听说县里大征兵去朝鲜打美国鬼子,在田里犁着田,放下犁头,丢下牛,瞒着我奶奶报名参军,立了功,提了干,后去南京高级步校学习三年,分在山东文登驻防。要不瞒着我奶奶,那兵是当不成的,父亲是独子,奶奶死活不会肯。我母亲也是衡阳县渣江人,也是那一年在部队里和父亲认识的。所以我是出生在山东文登那里。六岁时,父母亲到湖北武汉驻防,全家又迁到了武汉,直到1976年随着父母亲转业到衡阳县安置。我们兄妹三个都在外省出生,衡阳成长生活的。 
         刘:这么说,你真是完完全全的衡阳县人了。但在你身上既有农民基因的遗传,也有军人骨气的熏陶;既有山东人的豪放,也有“九头鸟”的聪明,难怪你非常有思想。 
         续:哪里哪里。 
         刘:你是怎样想起走绘画艺术这条路,有没有家庭的因素? 
         续:我们世代都是农民出身,都不是文化人,不存在家庭对我的艺术熏陶和影响。奇怪就是,我和两个妹妹都是搞艺术的。我的大妹妹是搞设计的,小妹妹是搞音乐的。 
         至于我是怎样走上艺术之路的,则要追溯到1976年。那时我刚刚从湖北转到衡阳县西渡镇读中学,学校有位美术老师出黑板报画插画,画得很好看,于是,也想学画画,应该是那时种下的画画的种子。1980年我十七岁时有幸参加了在界牌举办的“衡阳市群众美术辅导班”有颜国强老师、吴国威老师等等。学习了半个月,也就正式开始画画了。 
         后来,高中毕业,因为成绩不好,没有考取大学,就参加了工作。1982年,考取了衡阳师院美术系,和杨先顺是睡上下铺的同班同学,主攻水彩和油画。 
         1985年毕业之后分在衡阳市原郊区三中去当老师,因当时卫生防疫站需要美工,后就去了卫生防疫站,在那里工作了十八年,当然也是画画。 就这样认识了当时在郊区文化馆工作的张方白。1986年秋天,我们结伴去了邵阳隆回的虎形山写生。我们都是用毛笔当场写生。12月26号,我们在郊区文化馆搞了个《虎形山写生画展》。展出了我们几个人的毛笔写生作品。 
         当然,我平时除了用毛笔写生外,还用铅笔、钢笔、海绵笔等工具写生。 
         1990年,我来到郊区东阳渡乡光跃村搞社教,那一年是写生和画画的高峰期。也没有结婚,一个人吃住都在农村里,也没有别的事,就是画画,而且是大量地接触农民,接触农村的风土人情,对我后来的写生和画风产生很大的影响。 
         第二年区委书记粟福久还要带我去搞社教,我没有答应,我说要画画,书记很理解,也支持我,叫单位领导不要安排我的具体工作。 
         92年5月,我刚结完婚就一个人跑到了北京,到了中央美院,找到了朱乃正,请他看我的油画作品。他看了比较满意。我问他,能不能在这里搞展出,他说要让院里“资格审查委员会”审查。还好,审查顺利,我松了一口气。接着就是排展览的日期,排到了12月26号,延迟了大半年才展出,可见展览之多。由朱乃正写展名,洪凌写前言,有廖静文、卢沉、闻立朋、葛鹏仁等前辈出席的展览。 
         1993年,就正式拜在中央美院洪凌教授门下,系统地研修油画,进行深造,整整两年。 
         刘:真不容易,这些求学过程也艰难,但应该说你非常成功。你除开专业知识的构成外,在文史哲喜欢哪些? 
         续:非常成功谈不上,在中央美院的展览,那时候是要实力的。我刚30岁,也没有关系,也没有经济实力,靠作品说话。在此,我想提一下,郊区的老书记粟福久,他是一个大好人,是一个非常具有人格魅力的人。我办展览时,他带我一家一家地去拉赞助,拉了近两万元的赞助款。 
         一般地我喜欢读书,读老庄的东西还有名人传记等。当然也喜欢姊妹艺术,如在首都剧场看过人艺话剧,濮存昕主演的《李白》、《茶馆》;在北京音乐厅听过湖南老乡音乐大师谭盾的音乐会;骑着自行车转到了前门饭店去欣赏京剧,花的是比北京人高出10倍的价格——50元买一张票,我老师笑话我,说北京人一般都只花5元钱在吉祥剧院听戏。 
         刘:你求学的过程丰富但也漫长,相信你的消化过程也非常不简单对吗? 
         续:看似容易,成却艰辛,现在算起了也有30年的呕心沥血。主要是坚持写生,毛笔写生。在北京进修时候,那时大年三十,我们没有回家,和几个同学到北京大兴县黄村的丛林里,在漫天的风雪中,我们写生,年轻的豪气加生猛,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 
         当然写生最多的还是我们家乡的湘南风景。衡阳市的七县五区我都走遍了。 
         刘:插你一句,我的老家——衡阳县长乐你去了吗,写过大云山吗?曾经有老师在大云山写生之后说,大云山秋天的景色非常适合画油画,比日本的富士山还美的。 
         续:大云山我去过,写个生。说大云山“比富士山还美”,说这话的人去没有去过富士山呢? 
         我这人也怪,对农村有天然的亲,对故乡也有天然的亲,与农民没有距离。我觉得是故乡给了我安宁,我给故乡的美丽。有时,写生稿让农村的老人们看了,他们说比真山真水还好看,我就“爽”!比专家点评更有意义,说明我的东西连农民都看得懂。如果隔一段时间没有出去写生,我就会发疯发狂,一身都不舒服。 
         许多年的写生,我积累了近万张写生稿,这些都是我的儿女们,我感到亲切,我可以随意打扮他们。有些小山坡,我会在不同的季节,不同的时分,采取不同的角度去观察,反复去写,慢慢去体会,品味。 
         这次长沙“三亩地美术馆”馆长看了我的速写和油画,就建议我明年五一节前的展览上速写与油画、水墨画一起展出。 
         刘:那是不容易,让农民看懂不容易,因为你的水墨画和写生都比较抽象的。那么,你是如何想起画你现在的“水墨画”的,现在这种风格是不是你发展方向? 
         续:首先是,我一直对毛笔的使用没有间断过,写生过程我很多时间都是用毛笔的,把毛笔作为我油画收集素材的工具。而现在我的水墨画只不过将把“油画收集素材的工具”直接变成创作的工具而已,没有更大的差别。另外, 我一直都关注中国传统的水墨画,心摹不歇。我看过全国各地许多馆藏古人水墨画作,积累了大量的“第一眼”资料。再者,我的同学阳先顺是先学油画的,后来转成了画水墨画,很成功。 
         我的水墨画素材是丰富的,我的大量的写生稿都是来源于生活,只要稍加历练,整体的调和不仅可以作油画,当然也可以作水墨画用的。还有我原来早就练习了毛笔书法。 
         所以,水墨画的转换应该是没有天然的鸿沟。 
         至于,目前我的水墨画的面貌,也就是个性风格问题,我的出发点是必须和我的老师拉开距离,和同道也要拉开距离,和传统的也要拉开距离。我的眼里只有故土,只有自己。 
         具体是“三只手”。一手伸向传统;向传统要笔墨、意境,每天两小时向书法要线条;一手伸向儿童,我所带的学生习作中的大胆、稚拙、天真,烂漫,正是改变我忠实于自然和传统奴隶的好老师,一手伸向现代,在构成上下功夫,在其他姊妹艺术吸收养料。目前,有些目标已经达到,但也不成熟,不完善,我也会吸收大家的意见,也会提纯自己的笔墨,深化它。 
         刘:在张方白老师的文中,有一句是说你夫人对你的支持,希望你也谈谈,因为人说成功的男人后面有一个成功的女人。 
         续:我夫人是一个“唯美”的人,他看不懂我的画,也看不懂张方白的画,她只看得懂比较写实的如工笔画哪一类的。有人要买张方白的画,出价不菲,她感到非常奇怪。我的画有人买,她同样奇怪:续翔的画也有人要哦?!但是,他从来都支持我的艺术追求,外出求学呀,外出写生也好,她从不干涉,更不怀疑。所以,我出去10天半个月都没有关系,我们彼此之间都精神自由。 
         当然,在家里一有时间,我会亲自下厨,炒几个可口的菜,和家人一起享受。尤其是有朋友来了,一般也是我掌勺。我喜欢炒菜,我可以领略到一种成就感。其实,炒菜和我们搞艺术(绘画)的道理是一样的,是各种矛盾的统一:盐的浓淡、火候的大小、翻炒的快慢等等和绘画是相通。有时候在外面吃饭,品尝了厨师的口味,我一般都会跑到人家的伙房去观察和向他们请教。因此,我积累了许多的菜谱,所以,毫不吹牛,我是好厨师。 
         刘:这么说,我应该早点儿去你家,享受你的美食哦。 
         续:没问题,我有这个自信。 
         刘:哦,对了,你的那个“和毛主席同一天过生”、用啼哭来凑你中央美院展览热闹的女儿,她喜欢绘画吗?现在怎么样? 
         续:哦,她感觉不错,感觉不错。16岁了,现在在准备考中央美院,正在备战。1993年,我夫人带着她一起到北京,我们租了房子,我边过上了小家日子边进修。那时,我就是带着她到毛主席纪念堂瞻仰了毛主席的遗容。我告诉她:你和毛爷爷是同一天过生,会得到毛爷爷的保佑。 
         她也喜欢画画,现在北京中央美院的考前培训班充电。她的感觉不错。她准备报考中央美院,正常发挥的话应该没有困难。 
         刘:孩子一定会如愿以偿,虎父虎女哦。 

         另外:想问你一个细节:在展厅,你的一个7岁多的学生在展厅内为多人素描肖像,你给他的评语:“妙极了”另加上“20000”分,我感到新鲜哦,干嘛要给孩子20000分哦? 
         续:哦,分数不要钱,越多越好,那个孩子不喜欢分数高呀。我多年带学生,发现孩子是需要鼓励的,赞赏能成就孩子。其实,孩子身上有很多优秀的东西,可以说是值得我们好好地学习。比如孩子的纯真、比如天趣,有时候孩子们的画大大出乎意料,这正是我们应该学习的地方。不瞒你老兄,我经常把孩子们优秀的东西加以吸收,运用到我的作品中,可以说,教孩子们画画,弥补一些开支外,自己也能学习很多东西的。 
         刘:我借鉴了。 
         谈谈你下一目标吧,好让期待你的朋友心里有底: 
         续:这几年我会很忙,一方面,我对自己的东西要提纯提高,要成熟。当然,我会沿着自己的路走下去。另一方面,有几个重要的展览在等待着我:一个是“长沙‘三亩地‘美术馆约定在明年的4月28日我的个展;搞完了这个展览,我得准备中国美术馆的个展,那时我50岁的庆典,同时,我要出大型的个人画册。而在这个画册里,应该有我的油画、水粉画、水墨画等门类的,我得忙。 
         不过,我的油画我会继续画。 
         我想:艺术家伟大之处就在于,一支笔、一张纸、经过了他的手,作品就变成了永恒。所以,比较难,我会努力。 

         刘:哎呀,你在足踏实地哦。好了,暂时访到这里,再一次祝贺你,也预祝你的将来。 
         我们用一句熟话送给送给你吧:祝你心想事成哦。 
         续:谢谢。 

    附: 
    续翔年鉴 
    个展: 
    1992,衡阳《续翔油画展》二幅被日本朋友收藏。 
    1992,北京《续翔油画展》三幅作品被中央美院收藏,另一幅被澳大利亚朋友收藏。 
    2001,香港《续翔小幅油画展》四幅作品被香港朋友收藏。 
    2009,衡阳《续翔水墨画展》十六幅作品被长沙、衡阳朋友收藏。 

    策展: 
    1998,衡阳《续翔师生画展》。 
    2001,香港《衡港师生交流展》。 
    2004,衡阳《第二届中华浓情少儿美术作品巡回展》。 
    2005,台北《续翔画室学生作品展》。 

    联展: 
    1986,长沙《湖南省第三届油画展》获二等奖。 
    1987,长沙《湖南省青年画展》作品被湖南美术馆收藏。 
    1993,台北《首届小幅油画展》。 
    1994,香港《中国油画展》。 
    1995,北京《国际艺苑年展》。 
    1996,长沙《首届湖南油画学会年展》。 
    1997,长沙《第二届油画学会年展》。 
    2006,长沙《和谐湖南画展》。 
    2007,长沙《湖南省当代油画艺术中心年展》。 
    2008,长沙《情动长沙油画风景展》 
          长沙《艺术湖南美术精品展》。 
    2009,长沙《十一届全国美展-----湖南展区优秀作品展》 
          长沙《湖南省第三届艺术节美术作品展》获优秀奖。 

    出版物 
    《故乡行速写集》 
    《亲近自然写生作品集》 
    《船山故里行速写集》 
    《续翔水墨作品选》 
    《续翔画室学生获奖伤口选》 
    《续翔风景速写选》 

    发表作品 
    在全国、省、市报刊杂志上发表200多件。 

    获得荣誉 
    获得过全国“优秀园丁奖”、“金钥匙奖”和“少儿美术教育家”称号。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