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取花魂果魄的人 (叶 梦/文)

    发布时间:2009-10-19 16:51:07  来源:  作者:  点击数:

           第一次见到朱辉教授是13年前,在去北京开文代会的火车上。当时他是湖南师大美术学院的院长。朱辉教授个子不高,不多说话,声音悠和平缓。神态安详,虽然年逾七旬,仍保留着上世纪50年代大学生的神态。那种神态对于我来说,有如在物种数量迅速消失的年代,突然发现一棵上个世纪消失的孑遗树种。我看他的时候就像在看一张老照片,有恍然隔世的感觉。

      见到朱辉教授的水彩画原作是在蔡皋家的小书房,在一大堆画中一幅橘子的水彩画叫我眼睛一亮。画面一个有柄的玻璃瓶里插着一大束金黄色的野菊花,花朵被虚化了,褐色的花台布上随便堆放着一大束刚刚采回来的带叶的南橘。南橘的颜色红得特别艳丽,是很有激情的那种红色。作为橘子的形状,它的脐处凹进去,很好看的。这样的橘子是我童年印象里的一种难忘的图式。就在这一刻,我从南橘的图像开始走近朱辉教授。

      当我到朱辉教授家看他的水彩画原作的时候,着实感受很多。他的水彩画让人感受到一种宁静的气场。

      朱辉教授的水彩画分为人物与静物。我特别地喜欢朱辉教授画的静物。感觉朱辉教授的水彩静物画是非常高级的艺术品。

      朱辉教授是摄取花魂果魄的高手,他总是能够借花卉与水果之形,植入自己心中的理想境界。朱辉教授已经进入了这样的境界,随便什么样的东西都可以成为他笔下的具有灵性之物,被常人忽略的植物,在他的彩笔下焕发出一种神韵。偶然来到这个世界的蔬果和花卉,如果与朱辉教授有缘,将被永远地被记录在朱辉教授的艺术日志上。这个时候你发现朱辉教授有一种神奇的功力,他能随便就把一个庸常的植物仙化,通过微妙的色彩关系重构它们的灵魂。

          《桃李季节》是朱辉教授的代表作:绿中带红的鲜桃以及打开的纸折扇,厚重的颜色衬托出桃李艳丽。画面那种雍容华贵和典雅,使我的感觉很像旧中国上海十里洋场上的贵妇,它的色彩节奏又像京剧里的九曲回肠的曲牌——《夜深沉》。尽管是西洋画法的水彩,但骨子里突出了中国文化的写意与从容。

      朱辉教授的水彩静物,我最喜欢的是《狗尾巴草》。这个画面是竖构图,瓶子里插着一束包括狗尾巴草在内的一组干花,洁白的锥形瓷瓶、紫灰色背景,一束狗尾巴草好像一片深紫色的轻云,几点黄色的小菊花点缀其中,瓷瓶是白色的,用写实的色彩表现,狗尾巴草是虚幻的,就像花的魂在空气间游荡。毛绒织物厚衬布的颜色和画面色调是那样协调。衬布上放着两只红色橘子五只紫色的山竹,它们都只是为这个紫灰色调子服务的配角。这幅作品的脱俗与高贵在我看到的那一刻融化了我,让我感动。

      朱辉教授是个沉静的不张扬的人,他默默地画画,默默地教书。他的人格与艺术已经融为一体。尽管他没有借助媒体的力量让自己的艺术走向大众,走向市场。但是,优秀的艺术品总是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其艺术生命力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凸现。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